三言两语,点滴感恩

值此感恩节来临之际,特别感谢妈妈,感谢老婆大人。

今天下班的时候,Maggie突然跟我说:“现在Jacky很少感冒了……”,我回了一句:“我现在生活比较有规律了”。这个时候我再想:
的确,今年以来每天下班都比以前早,吃饭也及时且有规律,一般也就晚个一个钟头回家,很少像以前那样晚上9点、10点才回家。
的确,今年我的身体的确有很大的“进步”了,今年除了运气比较差,珍藏十几年资料的硬盘坏掉且无法恢复任何数据,另外被人撞了两次年,病真的一次也没生过,连以往常常发生的感冒和喉咙痛都一次未曾有过(尤其是春夏交替、秋冬交替之时)。

恰今日正好是洋人的感恩节,为了这一年来的好身体,我也需要特别感恩一下,感谢妈妈,感谢老婆,正是因为你们,才让我有这么健康的身体,这么快乐的生活。感谢你们。

摘一句腾讯微博看到的话吧:

节日有不同,感恩无国界。向父母感恩,需要孝心;向朋友感恩,需要诚心;向爱人感恩,需要真心;向生命感恩,需要爱心。11月22日感恩节,感恩有你,愿你有一颗感恩的心,把最美的祝福送给身边人吧!

记录人生:中科大软工英语课程

经过连续4周的课程,英语课程终于在今天迎来考试,其实这个考试对我自己来说,真没什么好讲的,我相信自己肯定考得不错。我要讲的是这个过程。

也许因为英语是第一门课,这一届的学生到课率都还算非常的良好,至少在80%~90%以上,当然,除此之外还必须承认的是:
1. 这个老师也不错。人不错,课上得也不错。
2. 相对于其他课程来说,大家对英语也更加感兴趣一点。

就拿我来讲,至少我认为这门课拓展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当然,实际上这些资料你不用花钱去上课,也能在网上看到,只是不花钱和花钱的区别是,花了钱你会更加心疼。而心疼了之后带来的好处是:你得尽可能的努力的让花了的钱有所值。

好吧,为了让我花了的钱能值得更多,我准备回头再把一些这门课中学的一些个人觉得有用的、有意义的资料再稍微整理一下,放到每周周会上跟部门内的同仁们一起分享,同时也放到网上来跟大家一起分享。

记录人生:2012年10月

首先要说明一下,其实很多年前的俺一直有一个每个月不定期记录一下流水帐的习惯,但是不知道从猴年还是马月开始,这个习惯被有意无意的遗忘了,恰好这个月,又作出了一个十几年前就该决定的事情(上学),所以,我想,是时候把这个习惯恢复起来了。

由于时间关系(实在有一点点小忙),这个头可能开得不好,我只能列一点梗概:

开心的事

1. 又成为一个学生(所以更忙)。
2. 由于一直严重的缺乏锻炼,身体一直觉得不舒服,从上周开始打羽毛球,到目前为止坚持了两次,希望能继续坚持下去。

不开心的事

1. 上了一个月的课后,被告知学费涨了。
2. 由于主持开发的一个项目一直delay,被远在HQ的老板要求GUESS which day is the release date。对于这一点,其实我有很多感触(包括labor division项目分工、job responsibility职责定位、multi-site管理),也许现在不是时候,但我希望在今年的年终总结里有所体现。

Trust is the greatest of gifts, but it must be earned

这句话来自于Star Wars, The Clone Wars (IV) – Episode 18,很经典,原文是:Trust is the greatest of gifts, but it must be earned,中文被翻译为:信任如至宝,取之须躬行。我也一直拿来作为自己的一句警言来提醒自己。

而前两天长假前的一件事情,又让我间接的想起了这句话。

9月29日,周六。

对于大陆的员工来说,这是长假前最后一天班,而对于台湾的员工来说,则是正常休假。

下午两点多,考虑到园区里大部分的公司都已经没人(提前下班),而且,部门下有的人已经于十多天前就已经请好假,买好回家的车票,甚至所有行李都已经带到 了office就等着下班的情况下。我就未经请示台湾那边的主管,自己擅作主张,并发mail给我台湾那边的主管说:“由于大陆这边马上放假,部分路段车 流限制/管制,故上海这边研发将下午3点半 提前下班(包括我在内的部分同仁因有比较urgent的 assignment,还会在office 正常上班)。若有什么事情,请以电话或mail方式联系。”

事实上整个office,就只有研发部门几个人,再加一个行政主管(她后来在3点多一点就走人,说是请假了),其他人都已经不在了(跟往常一样),但其他 部门怎样怎样,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也只能写研发部门要提早下班。另外,真正需要提前走的只有两人,而我又不想在mail里指名道姓的写的那么清 楚,以避免影响那两位员工在HQ主管眼中的观感(或者也可以上升一个层次到: Trust)。

应该说,在我写这封mail的时候,是不曾想到会收到回复的,因为毕竟台湾今天休假,而且在写之前我也专门打过我的主管的office的分机,没人接。

然而事情的发展,根本不是像我自以为是的那样。

三点左右,收到了我的主管的回复:“不宜有此行為.E600 每個人都有未完成的工作 (such as: Maggie CM 必需在 10/31 前完成, Michael 有 GV 及行安, …..).若有不得已, 非早離開不可, 必需請假, 而且必需有把握不 delay 工作.”

顿时把我傻掉了。

这时才认识到这个我自以为是的问题其实可以很严重,于是赶紧回复,”下不为例”,”恪守上下班时间”云去。

说到这里,其实又到了一个问题的重点:上下班时间。但我不想再在这里浪费口舌来说这个上下班时间的制度及其执行。

我只是简单的想,有的同仁,平时因为工作比较紧,自己工作态度也很认真,基本上每天下班后都还会在office里做上半个钟头到几个钟头的工作,也从来不 算加班。那到了这种“早买好票,必须提前一两个钟头走”情况,也应该让他们提前走。当然,如果换作是我自己,那我肯定会主动的填请假单,哪怕是只有半个钟 头,而且这十几年来一直如此,但我不能这样去要求所有人。

而且,我更加相信的是,许多情况下,一味的要求是没太大的实际用处的,更重要的是每个人自己的主观态度和积极性。有的人每天都会主动多做一些时间的工作, 那这种人通常你都不需要去要求他怎样怎样,如果没事做,他自己就会坐不住,主动要事情来做;有的人则是每天准点上班,准点下班,那你要求也没用,他有他自 己的规律、原则、安排和生物钟,如果他偶尔会努力一下,那我们也要适当的鼓励。

但是,到底我们这些员工哪个人是属于哪一类的?或者说哪个人最近一阵子的表现是什么样的?对不起,只有在这个Office里的人才真正知道。我们的主管 (公司负责产品研发的VP)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来过上海了,而且由于公司研发管理制度等因素,我作为部门经理又未被赋予这种detail管理上权利和职责 (我自己都每天忙得跟狗一样),而在这么一种情况下,HQ的一堆主管们又怎么知道我们每个人的具体状况呢?更何从谈起Earn trust?对于做研发的人来讲,要考核本来就很难,再加上考核官永远不见被考核者,那要考核起来怎么可能呢?技术上的东西,一个难题可能要耗N久,开窍 了去做可能只要几分钟,那这样的话,如果考核官不在,对于被考核者来说,一天到晚看新闻,也是上一天班;一天到晚干活也是上一天班。

说来说去又说远了,回过来再来说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所有的错误因我而起,因为我的自以为是。而且:
1.没有沟通:不管是在发mail前,还是在mail里,我都没有把情况交待清楚。
2.明显的犯上:在明知主管跟你及部门内的人员没有任何默契配合的历史的情况下,直接以通知的口吻跟你的主管去对话。
3.缺乏信任的培养:这么多年都这么过来了,从来没去earn什么trust,当然休提什么被Trust。

Trust is the greatest of gifts, but it must be earned.在一家公司工作了十多年,却仍然没有Earn到trust,真的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情,而且是在人员没有什么变动的情况下。谨记之。

决定重新开始做一个“童鞋”!

其实刚毕业、工作两三年的时候,我就一直有在考虑是否该再去读一下研,而且当时在北京公司,我也买了一些相关的资料与书籍(像本科时的高数、线代、概率、英语等书我都没扔掉),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个事情一直耽搁下来,直到前几天。

首先,还是必须得说一下,今年我的运气实在是不好,很不好。

且不说工作上的事情,因为工作顺利与否跟你自己的技术、职责领域,跟你的能力以及你对工作的估算和准备充分程度存在更多的关系。所以,我就从生活中碰到的 几桩“坏运气”来讲:先是年初的时候,我工作用的NB硬盘,存了工作以来十几年的资料硬盘坏掉,要命的是,在坏掉前几天,我刚刚由于另外几台电脑重装系 统,把所有的资料都备份到这个硬盘上,还没来得及再次备份,它,它,它就嗝屁了(WTF),且拿到数个数据中心做修复也都无法恢复,结果导致所有重要的、 不重要的数据都丢失了,然后紧接着第二天Office里的那台也PC坏掉,再然后不久,一天在回家路上被人撞车,又让我“休整”了很久,再再然后(也就是 前几天)骑车滑倒,再次变成一瘸一拐的,可以说,这半年多来,坏运气一直笼罩在我身旁,就连Facebook上许多朋友都劝我赶紧去拜拜。

而这一连串的坏运,虽然还没回家去拜拜,但是这也让我真的、好好的停下来思考了一通,再加上前两天给女儿买了一张新床,一张高低床,然后在整理房子,整理书架的时候,翻出了十二年前买的几本书,才想起,原来当年自己是多么认真的想再去读读书的。

既然如此,那好吧,我就来了。

经过几天的咨询,我准备报名中科大的软件工程硕士,今天是报名的日子(作为上海这边的第4期的插班生,明年年初参加考试),顺便参加了第4期的开学典礼。


中科大软件工程硕士第四期上海班开学典礼

中科大研究生院副院长 屠兢 在开学典礼上致词
犹记当年一班人在那儿笑:考研是对自己没信心的一种表现,那么,好吧,同学们,你们想笑我的就来笑吧,而且,我的新同学里有许多人都要比我小十多岁(我整个就是一个小老头)。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决定了,而且我一直相信那句格言:永远都不晚!

只要开始,永远都不晚!每个人都有懦弱的一面,有时是害怕,有时是焦急,有时是抱怨,但更多的时候是后悔,后悔当初没有把握住机会。但是,如果你好好想想,如果N年后自己才来做这件事,你会发现,现在做真的不晚,不管是什么事!

·爱,永远都不晚。
·学习,永远都不晚。
·微笑,永远都不晚。
·相信自己,永远都不晚。
·从现在开始,永远都不晚。

对于再次做一个学生,我同样相信,今天去做,不晚。即使等到毕业那天,我也快40不惑了。

安徒生童话-小猪储钱罐:世界离开了谁都照样转

这篇博文的背景是2010年元旦过后,当时苏大实习生集体离职的事情还未完全结束,然而许多问题都还在持续的发酵中。而事实上这些人离职的一部分原因也是 由于行政上的一些做法让部分人很不爽。对于我个人来说,应该说其实我自己本来是已经“习惯”了,说难听点爱咋地咋地,但对于部门下其他人来说,他们有想 法,我必须要找个理由为他们去争取,但是结果是搞到后来自己也被搞得一团火,而且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也没争取到,没办法,我也只能对自己说我已经去争取过 了,其余的,你们自己也“爱咋地咋地”吧。
同时还有一点:沟通真的很重要(题外话:尽管年年的年终总结都列一项”沟通“,但有些沟通并不是你想沟通就能沟通的)。
以下为原文:
----------------------------
今天中午我有和公司上海的行政主管做了一番非常深刻的沟通,在沟通中,根据她的表述,事实上去年开始严格施行的考勤制度及上周五的年假制度的事情都 是由总部来主持施行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我真的有些误会她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真的需要向她说声不好意思,因为我真的有点误会她了,虽然对于上述事 情我也只是就事论事的在mail里跟她讨论(原本上周五的事,我也想先跟她讨论讨论先,但她最近真的不好找,天天在外面跑,再加上当时真的感到 很%*&5#~!),现在大家都明白事由、缘由了,所以,我也无需再去“OK”“OK” 了,呵呵。这是一番令人开心沟通。

除此之外,今天的讨论中,除了让大家都明白彼此的concern、想法外,其实还有她跟我说的一句话,让我impressed:该请假就请假,这世界没有说离开了谁就转不了的。

是的!我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并且,事实上,这句话我早在几年前的一次部门周会里也有跟部门内的所有同仁讲过。但是我自己有时候就是想不开。所以我就吃了 点亏,不过,算了,过去让它过去吧。同时,这句话更容易让人理解的“含意”我想也不用我来说了,但到底应该如何来面对这个“含意”?我的想法是:合则聚, 不合则散。

以下是在当年的周会里我跟大家分享的那个童话故事,来自安徒生晚年的一个作品,很短,很现实,完全不同于其早年的那些让人耳熟能详、充满情感、充满幻想、 针对政治/社会/民情的童话,如:《丑小鸭》、《海的女儿》、《皇帝的新装》、《卖火柴的小女孩》等等,这篇童话描述的完全是针对个人的,当然,这跟他年 纪大了我想也有关系,年纪大了,许多事情见得多了,自然就会越来越对“个人”有更多的感触,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见解,不尽正确,仅供大家参考。

而对于这篇童话,我也不想多说什么,附上其中的一篇中文译文,让您自己慢慢品味吧!

安徒生 小猪储钱罐(又名:钱猪)

婴儿室里有许多许多玩具;橱柜顶上有一个扑满,它的形状像猪,是泥烧的。它的背上自然还有一条狭口。这狭口后来又用刀子挖大了一点,好使整个银元也可以塞进去。的确,除了许多银毫以外,里面也有两块银元。
钱猪装得非常满,连摇也摇不响——这的确要算是一只钱猪所能达到的最高峰了。他现在高高地站在橱柜上,瞧不起房里一切其他的东西。他知道得很清楚,他肚皮里所装的钱可以买到这所有的玩具。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心中有数”。
别的玩具也想到了这一点,虽然它们不讲出来——因为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要讲。桌子的抽屉是半开着的;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玩具。她略微有点儿旧,脖子也修理过一次。她朝外边望了一眼,说:
“我们现在来扮演人好吗?因为这究竟是值得一做的事情呀!”
这时大家骚动了一下,甚至墙上挂着的那些画也掉过身来,表示它们也有反对的一面;不过这并不是说明它们在抗议。
现在是半夜了。月亮从窗子外面照进来,送来不花钱的光。游戏就要开始了。所有的玩具,甚至属于比较粗糙的玩具一类的学步车,都被邀请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学步车说。“我们不能全都是贵族。正如俗话所说的,总要有人做事才成!”
只有钱猪接到了一张手写的请帖,因为他的地位很高,大家都相信他不会接受口头的邀请。的确,他并没有回答说他来不来,而事实上他没有来。如果要他参加的话,他得在自己家里欣赏。大家可以照他的意思办,结果他们也就照办了。
那个小玩偶舞台布置得恰恰可以使他一眼就能看到台上的扮演。大家想先演一出喜剧,然后再吃茶和做知识练习。他们立刻就开始了。摇木马谈到训练和纯血统问 题,学步车谈到铁路和蒸汽的力量。这些事情都是他们的本行,所以他们都能谈谈。座钟谈起政治:“滴答——滴答”。它知道它敲的是什么时候,不过,有人说他 走的并不准确。竹手杖直挺挺地站着,骄傲得不可一世,因为它上面包了银头,下面箍了铜环,上上下下都包了东西。沙发上躺着两个绣花垫子,很好看,但是糊 涂。现在戏可以开始了。
大家坐着看戏。事先大家都说好了,观众应该根据自己喜欢的程度喝彩、鼓掌和跺脚。不过马鞭说他从来不为老人鼓掌,他只为还没有结婚的年轻人鼓掌。
“我对大家都鼓掌,”爆竹说。
“一个人应该有一个立场!”痰盂说。这是当戏正在演的时候他们心中所有的想法。
这出戏没有什么价值,但是演得很好。所有的人物都把它们涂了颜色的一面掉向观众,因为他们只能把正面拿出来看,而不能把反面拿出来看。大家都演得非常好,都跑到舞台前面来,因为拉着它们的线很长,不过这样人们就可以把他们看得更清楚。
那个补了一次的玩偶是那么兴奋,弄得她的补丁都松开了。钱猪也看得兴奋起来,他决心要为演员中的某一位做点事情:他要在遗嘱上写下,到了适当的时候,他要 这位演员跟他一起葬在公墓里。这才是真正的愉快,因此大家就放弃吃茶,继续做知识练习。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扮演人类了。这里面并没有什么恶意,因为他们只不 过是扮演罢了,每件东西只想着自己,和猜想钱猪的心事;而这钱猪想得最远,因为他想到了写遗嘱和入葬的事情。这事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他总是比别人料想得 早。
啪!他从橱柜上掉下来了——落到地上,跌成了碎片。小钱毫跳着,舞着,那些顶小的打着转,那些大的打着转滚开了,特别是那块大银元——他居然想跑到广大的世界里去。他真的跑到广大的世界里去了,其他的也都是一样。钱猪的碎片则被扫进垃圾箱里去了。不过,在第二天,碗柜上又出现了一个泥烧的新钱猪。它肚皮里还没有装进钱,因此它也摇不出响声来;在这一点上说来,它跟别的东西完全没有什么分别。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与这开始同时,我们作一个结尾。
(1855年)
这是一起很有风趣的小品,最初发表在1855年哥本哈根出版的《丹麦大众历书》上。“钱 猪”肚子里装满钱,满得连摇动时连响声都不发,是一种大人物沉着庄重的样子。但它跌碎了以后,钱都光了,另一个新“钱猪”来代替它,“它肚皮里还没有装进 钱,因此它也摇不出响声来。”实际既然如此,“它跟别的东西完全没有什么区别,”因此它就谈不上是什么大人物了。世事就是如此。